你们爱的达康书记 走到现实中也许并不那么可爱

时间:2017-04-16 01:19:40    来源:新快报    编辑:赵静明
■周梅森。受访者供图

《人民的名义》原作者、编剧周梅森:

没有一点点防备,在一个小鲜肉遍地的圈子里,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不帅不酷的达康书记居然火了。“一大波年轻的迷妹”开始二次加工,制作了各种同款表情包:“达康书记别流泪,祁厅长会笑!”相关话题持续刷屏朋友圈,连带着剧中的其他人物也吸粉无数。

新快报记者对话了该剧原作者、编剧周梅森,他却直言:“你们爱的达康书记,如果走到现实中也许并不那么可爱。”

■统筹:新快报记者 肖萍

■采写:新快报记者 郭晓燕

“达康书记是你家的也许你不会太高兴”

新快报:达康书记这样的官员在现实中多吗?

周梅森:当然存在,而且大量存在。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类官员,愿意干实事,也能干事,但缺点也很明显,很霸道。另外,比如丁义珍出事时,他没有第一时间检讨自己的错误,而是找到纪委书记,想要推卸责任。

新快报:像达康书记这样强势,不爱被监管且有点“一言堂”的官员让人隐隐有点担心,会不会因为某种原因“变坏”?

周梅森:确实,不愿意被监管的“达康书记”绝对有这个风险。而且现在的腐败有一个特点,能人腐败,一些人因为权力不受制约而出事。

我写作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提纲。我笔下的人物怎么走,开始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根据他们的性格特点来走的。所以针对这种性格的达康书记,我在书中埋下了伏笔,如果还有下一部,我想腐败的主角也许就是达康书记了。他为官30年,说不定哪一笔账就出问题了。

这样的判断其实也源于现实生活。

新快报:有人评价,达康书记的太太欧阳菁控诉他的那段让人看着很揪心。感觉这个爱看《来自星星的你》的女人,并没有从达康书记身上收获到多少爱情。

周梅森:关于这一点我特别想说一下,这是我留给自己以及读者和观众的思考。达康书记在现实中是一个悖论。

我问身边的亲戚朋友,希望家里有个达康书记还是祁同伟,不少人表示更愿意家里有一个祁厅长。原因很简单,对有些人来说,苟富贵不相忘,富了贵了就要照顾乡亲。而达康书记呢,他目标明确,坚决不给家里人办事,甚至对家里人比外人还严苛,他和妻子离婚也是必然的。我也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说这话,海瑞绝对是个清官,是个好官,但放你家试试看。

新快报:你说的悖论就是指严于律己的官员在现实生活中难有朋友吗?

周梅森:这个我不能肯定。我前面也说了,达康书记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挺多的,但他们普遍人缘欠佳,就是这个道理。眼下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所以放在这里让大家共同思考。

贪官的迷惑性可以很高

新快报:不过我也留意到,《人民的名义》里几个“坏人”的表演者也很出彩,比如祁厅长,比如一脸憨厚的赵德汉处长。怎么想到让侯勇这个一直演硬汉的老戏骨来演的,反差很大。

周梅森:哈哈,这算是一个意外之喜。本来我们最先想到的是范伟,他演过很多坏人的角色,给观众的感觉就是“不是好人”,如果范伟演赵德汉,他说没贪,我想没人会相信。只是范伟有事临时来不了,才换了侯勇。侯勇一直演正面人物,正得不行的硬汉,所以当侯亮平说,“该不会冤枉了一个清官吧”,也许没看过小说的观众会真的觉得可能是搞错了,迷惑性非常高。他住在老旧的居民楼,吃着炸酱面,骑自行车上下班,多年的存款也就十来万,瞒着老婆每月给乡下的老母亲寄300块钱。表面上看来这就是好干部的典型,结果这个像“老农民”的处长却是“巨贪”,反差很大是典型的“双面人”,播出后的效果更好。

新快报:像赵德汉这样的官员感觉似曾相识,新闻报道过不少。

周梅森:我笔下的所有小说都源于真实的生活,我认识的不少官员也“进去了”。所以很多人物是有原型的,比如丁义珍的原型是辽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而赵德汉,他的原型就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人称“亿元副司长”。

现实生活比任何虚构的文学创作都要精彩,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会觉得《人民的名义》好看的原因。

所以当记者问我这些年来在政治小说创作上的尺度有没有变化,我就会说,绝对有变化,不变都不行,因为现实生活一直在变,过去我无法想象一个处长能贪两亿,多台点钞机工作十多个小时,烧坏了一台才能数完,太夸张了。

《人民的名义》能播出

就是对我坚守的回报

新快报:你在作家里是出了名的“倔”,小说搬上荧幕后有许多细节变化,有人提到比如小说里丁义珍并没有潦倒,反而逍遥法外,但在剧集里他却回国接受了法律制裁。你为何要做这样的改编?

周梅森:应该说小说的尺度还是要大些,比如你说到的丁义珍结局问题,其实小说和电视剧里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这只是作品在不同渠道展示的需要而已。

反腐题材作品的热播,我觉得这是社会各界对我们(文艺工作者)的鼓励,鼓励我们反映时代,跟上时代。

大家开始有共识,反腐的作品不会带来消极的影响,反而会是一种监督的力量。

事实上,我认为这部剧的播出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从国家层面来说可以说是反腐的成果,从我个人来说是对我坚持20多年来写政治小说的回报。#p#副标题#e#

 

■4月12日,山西太原书城,读者翻阅反腐小说《人民的名义》。据工作人员讲,由于出版社货源紧缺致使该小说供不应求,当日刚上架的160本小说仅用了半个小时便销售一空。CFP/供图

倔老头周梅森:我不是斗士,我只是绝不说假话而已

对61岁的周梅森而言,《人民的名义》的爆红,带给他最大的意外之喜是它居然吸引了一批年轻的粉丝,并且是一批热情的粉丝,他们兴高采烈地为这部剧集里的各种元素进行二次创作:“陈海猴子CP”、“政府办事大厅门前有人兜售办事捷径,我要向达康书记举报”,印有达康书记头像的T恤卖了十几万件……

这个一直努力让文学创作与普通老百姓之间不产生隔阂的倔老头,一个将真实记录下所见时代视为使命的作家,终于实现了自己的雄心。不少“95”后粉丝直呼:“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剧情。”

周梅森也因而被视作“斗士”,但他却说,“我从来都不是斗士,我只是绝不说假话而已。”

■统筹:新快报记者 肖萍

■采写:新快报记者 郭晓燕

第一次因把腐败分子级别写得太低被批评

最近《人民的名义》在朋友圈刷屏了,它讲述的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临危受命,与腐败分子进行殊死较量的故事。

没看过的人也许很难想象这样一部严肃的政治类题材剧集是怎么与弹幕、表情包这样的年轻元素产生交集的?为了解决这个疑问,周梅森成为了除达康书记外,被惦记最多的人。

《人民的名义》热播后,周梅森成了大忙人,采访不断,电话一个接一个,来家里的记者也是一波又一波。几天下来周梅森觉得累得很,他有时会忍不住告诉新来的记者“我建议前面问过的问题,要不就别问了。”结果采访一开始他就像站在台上演讲一样,语调铿锵有力,一气呵成,甚至那些他说过多次的话,他也忍不住重复起来。

而且他很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由于这种急,他在采访中的答案常常让人忍不住担心:太敢说了。他倒觉得还好,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是他作为一个作家的底线。

在《人民的名义》播出以前,他已经有8年时间没有写过类似的小说。

然而在沉寂多年以后,周梅森开始创作《人民的名义》时,他却突然发现,反腐题材的文学作品尺度不仅没有收紧,反而变大了。

周梅森刚开始动笔的那几年,还没有因腐败而倒台的高官,他只敢把最大的写成省委常委。

结果剧本写到一半,拿到曾经担任领导职务的一位同志那里,他说:“坏人怎么能只写到一个公安厅长,十八大后倒了那么多贪官,反腐形势那么严峻,你能这么轻描淡写吗?”

写了20多年政治小说,这是周梅森第一次因为腐败分子级别写低了被批评。

他抓紧改,把最大的保护伞改成了副国级的老书记“赵立春”。周梅森感叹:“变化太大了。”

挂职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

周梅森至今记得1995年他的第一部政治小说《人间正道》出版后的情况。当时40多个厅局级干部联名告他,3个宣传部长提出要修改小说。

周梅森就一句话,“我的小说一个字都不能改。”当时也是上述这位曾经担任领导职务的同志鼓励了他,“他告诉我,如果有人告你你不用请律师,我来为你辩护,放心大胆地写。”

当过矿工、文学编辑,开过工厂,处理过股权纠纷,从事过房地产开发、炒过股票的周梅森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吃力不讨好的领域?

周梅森郑重地对新快报记者说,“挂职一年市政府副秘书长的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

短短的一年他看到很多普通老百姓看不到的官场生态,有些干部的“两面人生”,“白天冠冕堂皇地作报告,晚上抽着烟喝着酒讽刺自己作的报告。”

“我觉得有机会看到,不写出来,会良心不安”

自此,周梅森走上了创作政治小说的道路,《中国制造》、《绝对权力》、《国家公诉》等,这些作品均被其亲自相继改编成影视剧。

他把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一一搬上影视屏幕,他擅长于在一个突发事件的背景下描写出形形色色的官场人物,其小说无不情节曲折、性格刻画细腻饱满。

有粉丝在网上评价,也许是周梅森的官场经历让他在官场生态的写作上颇有洞察力,给读者带来了新的体验。

只是尽管这些作品已经名声在外,但他与他的作品都被认为过于锋利与严肃,既不获某些官员喜爱,也难讨市场欢心。

周梅森因此一度被看作是“斗士”,“其实我只是绝不说假话而已,而且我觉得自己有机会看到,不写出来,会良心不安。”

不过有人觉得周梅森的小说有点夸张,相比之下电视剧的改编显得更合理。

网友“旖琨”说道,比如达康书记去信访办一幕让人印象深刻,教训起懒政的区长来更是让人解气,但是小说里区长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下跪了,有点狗血,相比之下,电视剧里他只是双腿抖动得站不起来更加真实。

对此,周梅森认为,小说里很多看似夸张的情节都是他亲眼所见。

不过在贪官的描写上,周梅森希望自己能尽量平实,他不希望把贪官描述成魔鬼,他的小说里贪官形形色色,不带重样的。“我更希望展示他们是怎么走上贪污腐化道路的过程,让更多人能得到警醒。”

所以周梅森一直觉得文学作品也许可以改变世界,“《人民的名义》可能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它不是一部简单的反腐剧,而是一部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思所想的政治小说,同时提供了极大的警示作用。”周梅森自豪地说道。

同时,在他看来,年轻人的喜欢代表着他们接受了这部小说所记录的波澜壮阔的时代,并让其与生活产生了共振。“它的走红是对我20年来坚守政治小说最大的回报。”

■4月12日,山西太原书城,读者翻阅反腐小说《人民的名义》。据工作人员讲,由于出版社货源紧缺致使该小说供不应求,当日刚上架的160本小说仅用了半个小时便销售一空。CFP/供图

对61岁的周梅森而言,《人民的名义》的爆红,带给他最大的意外之喜是它居然吸引了一批年轻的粉丝,并且是一批热情的粉丝,他们兴高采烈地为这部剧集里的各种元素进行二次创作:“陈海猴子CP”、“政府办事大厅门前有人兜售办事捷径,我要向达康书记举报”,印有达康书记头像的T恤卖了十几万件……

这个一直努力让文学创作与普通老百姓之间不产生隔阂的倔老头,一个将真实记录下所见时代视为使命的作家,终于实现了自己的雄心。不少“95”后粉丝直呼:“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剧情。”

周梅森也因而被视作“斗士”,但他却说,“我从来都不是斗士,我只是绝不说假话而已。”

■统筹:新快报记者 肖萍

■采写:新快报记者 郭晓燕

第一次因把腐败分子级别写得太低被批评

最近《人民的名义》在朋友圈刷屏了,它讲述的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临危受命,与腐败分子进行殊死较量的故事。

没看过的人也许很难想象这样一部严肃的政治类题材剧集是怎么与弹幕、表情包这样的年轻元素产生交集的?为了解决这个疑问,周梅森成为了除达康书记外,被惦记最多的人。

《人民的名义》热播后,周梅森成了大忙人,采访不断,电话一个接一个,来家里的记者也是一波又一波。几天下来周梅森觉得累得很,他有时会忍不住告诉新来的记者“我建议前面问过的问题,要不就别问了。”结果采访一开始他就像站在台上演讲一样,语调铿锵有力,一气呵成,甚至那些他说过多次的话,他也忍不住重复起来。

而且他很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由于这种急,他在采访中的答案常常让人忍不住担心:太敢说了。他倒觉得还好,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是他作为一个作家的底线。

在《人民的名义》播出以前,他已经有8年时间没有写过类似的小说。

然而在沉寂多年以后,周梅森开始创作《人民的名义》时,他却突然发现,反腐题材的文学作品尺度不仅没有收紧,反而变大了。

周梅森刚开始动笔的那几年,还没有因腐败而倒台的高官,他只敢把最大的写成省委常委。

结果剧本写到一半,拿到曾经担任领导职务的一位同志那里,他说:“坏人怎么能只写到一个公安厅长,十八大后倒了那么多贪官,反腐形势那么严峻,你能这么轻描淡写吗?”

写了20多年政治小说,这是周梅森第一次因为腐败分子级别写低了被批评。

他抓紧改,把最大的保护伞改成了副国级的老书记“赵立春”。周梅森感叹:“变化太大了。”

挂职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

周梅森至今记得1995年他的第一部政治小说《人间正道》出版后的情况。当时40多个厅局级干部联名告他,3个宣传部长提出要修改小说。

周梅森就一句话,“我的小说一个字都不能改。”当时也是上述这位曾经担任领导职务的同志鼓励了他,“他告诉我,如果有人告你你不用请律师,我来为你辩护,放心大胆地写。”

当过矿工、文学编辑,开过工厂,处理过股权纠纷,从事过房地产开发、炒过股票的周梅森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吃力不讨好的领域?

周梅森郑重地对新快报记者说,“挂职一年市政府副秘书长的经历改变了我的人生。”

短短的一年他看到很多普通老百姓看不到的官场生态,有些干部的“两面人生”,“白天冠冕堂皇地作报告,晚上抽着烟喝着酒讽刺自己作的报告。”

“我觉得有机会看到,不写出来,会良心不安”

自此,周梅森走上了创作政治小说的道路,《中国制造》、《绝对权力》、《国家公诉》等,这些作品均被其亲自相继改编成影视剧。

他把自己的真实生活经历一一搬上影视屏幕,他擅长于在一个突发事件的背景下描写出形形色色的官场人物,其小说无不情节曲折、性格刻画细腻饱满。

有粉丝在网上评价,也许是周梅森的官场经历让他在官场生态的写作上颇有洞察力,给读者带来了新的体验。

只是尽管这些作品已经名声在外,但他与他的作品都被认为过于锋利与严肃,既不获某些官员喜爱,也难讨市场欢心。

周梅森因此一度被看作是“斗士”,“其实我只是绝不说假话而已,而且我觉得自己有机会看到,不写出来,会良心不安。”

不过有人觉得周梅森的小说有点夸张,相比之下电视剧的改编显得更合理。

网友“旖琨”说道,比如达康书记去信访办一幕让人印象深刻,教训起懒政的区长来更是让人解气,但是小说里区长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下跪了,有点狗血,相比之下,电视剧里他只是双腿抖动得站不起来更加真实。

对此,周梅森认为,小说里很多看似夸张的情节都是他亲眼所见。

不过在贪官的描写上,周梅森希望自己能尽量平实,他不希望把贪官描述成魔鬼,他的小说里贪官形形色色,不带重样的。“我更希望展示他们是怎么走上贪污腐化道路的过程,让更多人能得到警醒。”

所以周梅森一直觉得文学作品也许可以改变世界,“《人民的名义》可能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它不是一部简单的反腐剧,而是一部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思所想的政治小说,同时提供了极大的警示作用。”周梅森自豪地说道。

同时,在他看来,年轻人的喜欢代表着他们接受了这部小说所记录的波澜壮阔的时代,并让其与生活产生了共振。“它的走红是对我20年来坚守政治小说最大的回报。”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轻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