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日记(24):带着血压计去务农,拿着笔头田间开处方

时间:2019-12-11 09:13:15    来源:新快报    编辑:赵静明
2019年5月14日 星期二 睛
 
今天是我驻村的第1天。想想昨天,自己还是东莞市的1名专业技术干部,1名医务工作者,今天脚已沾满了扶溪镇斜周西坑村的黄土。
 
一大早,老队长蔡广京带着我,直奔斜周村贫困户最集中、也最穷的地方。上午看了又聋又哑的五保户刘健业,掌握了其基本的生活情况,然后来到了贫困户聂球生家,探望其正在生病的八十高龄老母亲,为她号脉、测量血压。下午我们又来到唯一尚未完成危房改造的贫困户刘培宗家,了解掌握新房修建的进度,再去了最偏远的贫困户欧天养家,在已完成改造入住的新房里与老欧夫妇拉家常1个半小时。之后,我们又去了贫困户刘文彬、刘贵棠、刘文财与聂池生家。

在老队长蔡广就陪同下看望西坑村五保户刘健业

晚上8时回到村委。粤北初夏的夜空,宁静而高远,让人顾不上劳倦,执笔思考。
 
为什么放弃安逸的东莞生活,放弃自己热爱的中医学专业与熟悉的患者朋友,选择远赴韶关扶贫?
 
我从小长在农村,父母兄弟姐妹大多都在农村,农村是幼时坠地哺乳之地,也是记忆里的人间乐土。对农村、农民、农业,我心里总会有一种莫名的、骨子里的熟悉、亲切与惦记。


2019年9月27日 星期五 风干气燥
 
驻村第20周了。像往常一样晨读后,从村委出发向3公里远的小枧坑村跑步晨练。
 
半路,贫困户李润明骑着摩托车远远地叫“漆书记”。原来,李润明的老父亲病了。
 
李润明的老父亲黄李陈,今年82岁,5天前,刚从仁化县人民医院住院归来。
 
“书记,您是否跑步去我村?能否坐上我的车,去我家给我父亲看看病?” 
 
“你骑摩托车先回去吧,准备好医院住院的病历,先让老爷子在家里休息会儿,我10钟就到。”
 
跑到李润明家的时候,老人已站在家门口等我。这是个六口之家,俩小孩在校读书,俩夫妇朴实善良,老俩口均年过八十。
 
我习惯地一边仔细询问病史,一边查阅几天前在医院住院的病历资料,检查了老人的左膝关节,仔细察看舌、脉二象,再借用老黄家的纸与笔,一气呵成五剂药的中药处方,并告知老人饮食清淡,戒烟酒,近期不宜过多走动,不适时应及时电话告知。
 

晨跑至小枧坑给黄李陈老人看病

临走时,老人掏出红包硬往我身上塞,我断然拒绝了老人的好意。
 
晨跑路上为民看病,这就是古代的“走方医”与以前的“赤脚医生”。把“简便验廉”送到百姓家,把疾病预防知识送到村子里。在驻村的几个月里,我采撷野生灵芝,从师当地名医江老采识草药,在贫困户家学养野生蜂蜜、抛秧插种、施肥洒农药、橘园挖水渠、夜晚入户调查,带着血压计去务农,拿着笔头田间开处方。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仁化县卫生健康局的帮助下,我成功在扶溪镇卫生院、城口镇卫生院完成医生多地点执业注册。现在,每周三上午在扶溪镇卫生院坐诊,带教两名年轻的医生,定期赴城口镇为贫困户开具中医处方。
 
扶贫,对于我这位“郎中”第一书记来说,当先帮扶健康,让斜周村民人人有个好习惯,个个有个好身子,才能达到真脱贫、脱真贫、久脱贫、难返贫。我携带听诊器与血压计,好像农民拿着柴刀与锄头,习惯了自己“家里的一亩三分地”。
 
(作者:漆云良东莞市凤岗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驻韶关市仁化县扶溪镇斜周村第一书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轻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