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日记(153)坚持去发现,扶贫路放花千树

时间:2020-05-10 20:43:23    来源:新快报    编辑:陈玉婷

(作者 梁飞龙,湛江市坡头区南三中学抽调扶贫干部)

2019年9月14日  星期六  晴

1_副本.jpg

鬼针草与菊花。

周末,和几位干部走访小志家。

小志的父母给他留下了一间红砖平楼,还有个院子,一个简易的铁栏门。围墙根长出的土沙参挺蓬勃,可惜根头都长进砖缝隙里,想拔也拔不出来。走进院子,长有些稀疏的青草,院门墙根还有一丛菊花,刚出现些小骨朵儿。

“哟,小志,还喜欢种菊花呢。”刚进院子,我一眼就发现一丛菊花,不禁有点惊喜地问。

“几位叔叔好!”也许生活给了小志太多磨砺,他倒是没多大腼腆。“嗯,这丛菊花是我爸带回来,说是送给妈妈的,妈妈可喜欢了。后来妈妈还种了多种花,可惜爸爸去世后,妈妈不在,我没时间照料,渐渐就没了。”说完,小志眼睛泛红了。

 “小志,还有一丛菊花在呢。秋菊能傲霜,小志一定要坚强哦。”

“我会的。我一定会照料好这丛菊花,妈妈回来了,才会开心呢。”

多懂事的孩子啊!狠心的妈妈,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

傍晚,我特意采了一捧鬼针草花,扎成一束,系上一小纸条,写着:这是鬼针草花,很平凡,名字也不好听,但它与菊花一样,都有凌霜的韵味,都是秋的宠儿。小志那时不在家,我把花就放在小志的院门内的菊丛边,

晚上,小志特意打了个电话给我:“老师,谢谢您!我就猜到是你送的。刚回到家时我还以为是菊花开了呢,真的,我从没注意过路边这种常见的平凡的野花原来这么美,谢谢您!”

2.jpg

秋荻和狗尾巴花。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晴

不知不觉,两个月的时间就在走家串户、收集资料中过去了。忙完一天的工作,沐着落日的余晖,沿着熟悉的乡道,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家,脑海里还回响着一些令人感动的话语:

“……我虽然70多岁,但我是当兵出身的,身子骨硬着呢,现在耕田有收入、拾柴卖也有收入,加上国家的补贴,生活好着呢。一个人吃用不了多少,村里搞环境整治,我也发挥老党员的带头使用,捐一千元呢。”——卢叔是五保户,但乐观的性格令人印象深刻。

蓝天,白云,绿树,虽近傍晚,没有袅袅的炊烟,但鸟儿归巢的情景还是映入眼帘。路两旁的稻田,已经泛出金黄了,突然间发现那田埂上的狗尾巴花开得疯狂,偷来一抹紫色,昂首招摇。

名字本令人不喜,举止更令人无语啊,狗尾巴花,你怎能长到稻田里去呢!

我不禁摇头,目光再次跳跃。呀,在那大畻头上还堆叠着一畻雪白的纯美!停车路边,凑近,这是荻花呢。小时候特别爱在松软的沙地畻头挖荻根(其实是地下茎),扯掉节间的根须,拍掉沾在上面的沙子,就可直接放入口中慰劳自己了,是一股浅浅的清甜。多少年过去了,这股清甜还一直萦绕,一直在调和我生活中的苦与辣。

耐人寻味的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荻长到田地中去的,哪怕这块田地已是弃耕成荒。它只是在贫瘠的畻头上扎根、生长、开花,努力地绽放生命的色彩,就这么执着,一直在坚守!

 3.jpg

百香果与木瓜花。

2019年11月24日  星期天  晴转多云

 “努力完成这一轮工作,让我们以最好的成绩迎接上级检查!”

“休息天也要大家加班,实在不好意思。”

“辛苦大家了!辛苦啦!”

工作虽然累,但领导的关怀令人感动。

……

星期天加班,也一样有额外的收获呢。这不,走访新村邓阿姨家时,就发现了一棵木瓜树,长了满树的花,白中泛绿,像如翠如玉雕成的花瓣花骨朵。

我惊叹:“这么多花,该结多少果啊!”

可邓阿姨告诉我:“这是公的,结不了果呢。”

“那为什么没砍掉它呢?”

“它的花可作药用,留着方便需要的人呢。”

哦,原来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不禁又想起上下班途经北合村,注意到的一株百香果,长势极盛,沿一家的围墙攀爬。但初见时觉得它跟以前见的百香果叶子有点不同,所以常常忍不住望上一眼,期待它开花后,证实我的猜想。

就为这,每次经过时总是放慢车速。有一天,终于见到大花蕾了,我停了车凑近观察,见到一树的花朵将开未开,将谢未谢的,诱得我心痒痒的,到底是未开还是已经开过了?嗯,这几天要十分留意!

可是注意了两天,花还是半开半闭的样子。过些天再观察时,已是挂上了个个小果。呀,果然是百香果,可怎地没见开花,就悄悄结果了呢?是我稍不留意就错过了花期?或许是它不想太张扬吧!

其实无论哪条路,只要坚持去发现,生活真的很多彩。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轻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