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家医药企业被国税局通报

新快报 2019-09-17

药企销售费用居高或因“高开”

■新快报记者 梁瑜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公布了2019年7月重大税收违法案件信息公布栏。据不完全统计,该月有7家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和10家医疗器械企业被通报。药品流通领域带金销售、多票制、过票洗钱、买空卖空等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两票制”诞生大批CSO公司

医药领域是查税的重灾区。尤其是“两票制”的逐渐落地,让“高开高返”的虚开风险继续加大。17家通报药企中,15家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2家药企“偷税”。

行内人士表示,此次查处或与CSO(合同销售组织)公司有关。有数据显示,2017年“两票制”全面落地。“两票制”让药品从药厂卖到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旨在减少流通环节的药品加价。为规避“两票制”“营改增”,CSO公司开始遍地开花,就在当年,全国新增CSO公司49413家。

但不可回避的是,一些CSO公司说的是“营销”“咨询”,行的是“带金销售”之实。

药企“高开”常以“咨询费”“推广费”为名

据《财经》杂志报道,医药企业的虚假票据多与药品回扣相连。从前分摊到各个流通环节的药品回扣,因为“两票制”的限制,上溯到制药企业,通过制药企业“高开”来实现,而CSO公司的虚开发票,就是抵消“高开”产生的额外税收负担,同时为回扣和商业贿赂等灰色支出提供出路。

具体做法是,CSO公司按所在地销售产品比例,为制药企业开出了大量“市场服务费”“咨询费”“推广费”等名目繁多的虚开费用发票。然后,制药企业向其支付这些所谓的费用,再由服务公司的医药代表以现金或转账方式支付医生开具此类药品的提成。例如,出厂价为50元的药品,发票开到100元,多出的50元返给中间环节。

不少药企2018年年报都显示,销售费用大幅增长。根据各药企2018年年报统计,销售费用排在前五名的上市药企由高到低依次为上海医药、复星医药、步长制药、华润三九、恒瑞医药。A股上市的293家医药生物企业中,有34家企业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超过50%。

其中,步长制药2018年销售费用高达80.36亿元,占营收比重58.81%,其“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达74.86亿元,占公司同期销售费用的93.15%。此外,该费用为公司当期研发费用的逾十五倍,净利润的近四倍。华润三九、沃森生物的销售费用率也都超过40%。

恒瑞、盘龙、正大天晴等曾被查出虚开发票

据《财经》杂志报道,今年7月,恒瑞医药、盘龙药业及南京正大天晴制药有限公司、沈阳三生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石家庄四药有限公司、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有限公司等医药知名企业,在国税总局武汉市税务局稽查中已被查出,有商贸公司为其虚开了增值税普通发票。今年初,北京诺华制药有限公司5名医药代表人员因卷入虚开发票案件被宣判。

今年6月财政部发布通知,联合医保局对医药行业展开查账,药企销售费用核查是重中之重。查账涉及随机抽取的77家药企,包括恒瑞医药、复星医药、上海医药、步长制药、华润三九5家国内药企龙头,以及赛诺菲、施贵宝、礼来3家国际知名企业在华分公司,还有31个地方财政厅(局),每个单位各检查2家药企共62家企业,这其中涉及智飞生物、同仁堂、天士力、石药集团等22家上市公司或其子公司。

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今年上半年多家药企如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步长制药被问询等的连锁反应。本次核查将会促发药企改革医药销售模式,“阵痛”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