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证明广东并非“炎荒万里” 而是中华文明满天星斗中的璀璨明珠

时间:2020-12-27 08:12:09    来源:新快报    


   ■早期陶器,旧、新石器过渡阶段,2016-2018年英德青塘遗址出土。


   ■陶罐,新石器时代,2006年高明古椰遗址出土。


   ■玉琮,新石器时代,1978年曲江石峡遗址出土。


   ■石镞,1978年曲江石峡遗址出土。


   ■玉玦,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商,1994年珠海棠下环遗址出土。


   ■蘷纹陶罐,西周时期,2000年博罗横岭山墓地出土。


   ■铜鉴,战国时期,1983年罗定背夫山墓地出土。


   ■石璋,商时期,2013年普宁平宝山遗址出土


   ■铜矛,战国时期,2010年广宁龙嘴岗战国墓地出土

■收藏周刊记者 潘玮倩

徜徉在明亮安静的展厅,从遥远石器时代那硬朗而沁染红土纹的60万-80万年前砍砸器,到莹洁如玉的南宋瓷器,再到青花摇曳的明代杯盏,这场展品年代跨度数十万年的展览,构建出相对完整的广东古代文化发展序列,让观展的“粤人”,亲切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劲,在为该所的三十年“成果展”撰写前言时如是表述——

岭南地区远离中原,是古人心中“北鸟飞不到,南人谁去游”的画外烟瘴之地,正史之中鲜有着墨。广东考古人30年来不懈努力,一帧帧地修复着南粤大地的历史图卷,一个又一个鲜活的考古发现证明了广东并非“炎荒万里”的蛮夷之地,而是中华文明满天星斗之中极为璀璨的一颗,拥有着延绵悠长的文化脉络。从遥远蒙昧的石器时代到文明碰撞的明清时期,广东的考古发现不仅是南粤先民如何从猿人砥砺步向文明社会的见证,还记录了中原与岭南文化间的碰撞交融,更反映着广东在海陆文明传播交流中的独特地位。

现在,请跟随记者的脚步,聆听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各位专家,对广东近百万年的人类活动和文明史,进行的这场“南粤寻踪”——

【石器时代】

撰文:刘锁强(田野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副研究馆员)

从磨刀山到青塘

是文化意义上“最早的岭南”

广东地区的史前考古活动与发现,可前溯到20世纪30年代,外籍神父在海丰、汕尾等地发现磨制石器与印纹陶片等遗物。新中国成立后,广东省成立了专门的文物管理机构,科学系统的田野考古和研究工作始于上世纪50年代,经过数代考古人六十余年的不懈努力,广东史前考古取得蔚为壮观的一系列重要发现,从数十万年前的直立人时代到距今4000年左右的文明起源时期,广东考古人构建起区域史前考古学文化发展的基本框架,描绘出波澜壮阔的岭南史前社会历史图景。

广东目前年代最早的文化遗存是粤西郁南磨刀山遗址,2014年的突破性发现将广东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历史提前至距今60万至80万年前,填补了本地区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空白。南江旧石器地点群呈现了旧石器时代早期至晚期相对完整的文化发展脉络,为深入研究岭南乃至华南与东南亚地区的远古文化序列,以及不同阶段的古人类适应模式提供了参考标尺。粤北曲江在1958年发现的马坝早期智人头骨化石,为研究中更新世末期至晚更新世晚期华南人类演化与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古人类化石材料。

地处粵北山地南缘的英德青塘遗址近年考古成果,建立起距今约2.5万至1万年左右连续的文化序列,全面反映出晚更新世晚期以来现代人行为复杂化发展的新阶段以及社会复杂程度,系统再现华南旧、新石器时代过渡的历史进程。

从磨刀山到青塘,构成了文化意义上“最早的岭南”。

至新石器时代晚期,广东出现两类最为重要的考古学文化遗存。其一是石峡文化,位于粤北山地区的曲江石峡遗址,在1973-1978年和1985年先后四次进行考古发掘,是岭南迄今所见这一时期的最高等级聚落。石峡文化与环太湖流域良渚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与此同时,在粤东、粤北三角洲地区大范围涌现出类虎头埔文化遗存,这一岭南土著文化以发达的几何印纹硬陶和矮圈足器为鲜明特征,而与石峡文化以三足器为突出特点迥然有别,印纹硬陶就此烙刻在岭南先秦文化的基因之中。

【青铜时代】

撰文:李岩(信息与文物保护中心,研究馆员)

广东的青铜时代

与中原基本同时

以往青铜时代的开始,通常以发现的青铜器时代而定。中原地区二里头文化(夏代)为中国青铜时代的开始,随着研究的深入发现,二里头文化时期,印纹陶与原始瓷产地来自长江下游地区,随之改变的是,以长江下游为核心的印纹陶、原始瓷文化成为中国青铜时代文化多样性的组成部分。

而广东同样存在着这个时期的遗存:如东莞村头遗址、东源县龙尾排部分墓葬,平远县水口窑址的部分遗存。从这个角度来看,广东的青铜时代亦应与中原地区基本同时,只是文化面貌不尽相同,与长江下游地区更为接近,同属印纹陶、原始瓷文化区,同样是青铜时代文化多样性的一分子,并一直延续着印纹陶的文化传统。

进入相当于商时期之后,在印纹陶传统的基础上,广东出现了酱色釉原始瓷遗存,以粤东地区的浮滨文化为代表。

进入相当于中原西周早中期,是广东青铜时代发展的一次重要变革,一方面来自浙江的原始青瓷技术取代了本地的酱色釉原始瓷;另一方面自湖南地区来自炭河里文化的陶器对广东产生显著影响,催生了蘷纹陶文化的出现。

春秋晚期至战国之交,受到浙江越国核心地区的影响,广东的蘷纹陶文化被米字纹文化全面取代,广东的铜器风格也随之有改变,越式鼎依然延续,来自长江下游以及楚文化的影响,在广东出土的青铜器上有体现,同时还有来自西南方向的影响,例如罗定背夫山墓葬的铜器,即为典型代表。……

秦军进入岭南之后,米字纹陶文化在一段时间内得以延续,并在西汉南越国时期有所残留,随着岭南并入秦汉帝国,广东的青铜时代亦告结束。

(注:“秦汉至隋唐时期”及“宋元明清时期”下接12版)

(本版图文资料来自《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品精粹》,科学出版社,2020年8月第一版)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轻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