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一份安静?付费自习室正在白领圈流行

时间:2021-07-26 10:00:00    来源:新快报    编辑:<责任编辑> 梁美琪 <美术编辑> 赖方方

A14_1627229833664_s.jpg

普通职员比学生多,逾五成是女性用户; 有人为求职做准备,有人为日常学习或工作……

据教育部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为909万人,比2020年增加35万人,创历史新高。自2021年春节后,企业招聘职位数与求职者的简历投递量分别同比增长了223.7%和235%。在今年春节后第二周,随着考研成绩公布,更多应届生流向就业市场,求职人数同比增长了143.1%。严峻的就业形势和就业压力,已经成为摆在桌面上的问题。考研、考证成为提升自我竞争力的重要方式,公共自习空间已不能满足需求,尤其是对白领圈的社会普通职员来说,没有学校图书馆的资源,大多数人家里又不具备学习的环境,较难重回高效学习状态。在这种背景下,社会普通职员成为了付费自习室的主要用户群体。有一定经济能力,同时又肩负着职场压力的他们,成为了刺激着付费自习室市场发展的主要因素。

■策划:罗韵  ■统筹:梁彧  ■采写:新快报记者 梁彧  ■制图:廖木兴

超三百万人
为“沉浸式学习环境”付费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付费自习室行业发展现状与消费趋势调查分析报告》(下称“报告”)中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规模已达310万人,虽然较前两年增长有所放缓,但艾媒咨询分析师预计,2021年付费自习室用户恢复快速增长趋势,用户规模超过500万人。

付费自习室这种商业模式,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相继在日本、韩国兴起。在日本,付费自习室从千禧年初开始遍布全国。据统计,2011年,仅东京地区就有400多家自习室登记在册。如今,数量依旧在“疯长”。根据韩国《教育服务统计年鉴》报告,2012年至2016年间,韩国高档自习室的市场规模从4000亿韩元跃升至7560亿韩元。在首尔,共享自习室数量非常多,市中心区域尤为密集。在大众点评搜索排名靠前的付费自习室的介绍里,甚至还打出了“韩剧同款自习室”的卖点。

如今,这类付费自习室遍布各大城市。打开大众点评搜索“自习室”相关的商户,北京区域有415个,上海区域有292个,广州区域有153个,深圳区域有160个。北京有Study with You、飞跃岛、蓝鲸,上海有众学空间、散人研习社、Isocube独立方,广州有在学咖啡、芝士学堂、去K书,深圳有思善研习社、Better Me、织梦岛等,都是相对成熟的付费自习室,且各城市都出现了相关连锁品牌。可见,付费自习室业务在国内发展迅速,从供给端可以看出市场对于此类业态比较看好,连锁品牌的出现让这个行业已经出现了可以标准化复制的先行者。

这些自习室的设计布局大致相同:一两百平方米的空间被划分为几个区域,例如开放式书桌、用隔板隔开的独立暗格,以及“键鼠区”和“静音区”等不同功能区。每个自习室有数十个座位,规划成格子间,在每个功能区之间安装专业隔音门。自习室里还会贴着大同小异的“学习公约”,以此来约束用户在自习室里的行为,创造出更适宜学习的环境。中国的付费自习室,本质上是一种“环境付费”,属于共享经济的新领域。据报告显示,付费自习室学习氛围好、学习效率高,是中国消费者选择付费自习室的首要考量因素,其次环境优良、设备齐全、交通便利等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吸引着用户去消费。

近半数为求职做准备
也有人特意去“治”失眠

根据美团2020年发布的《暑期教育行业复苏大数据报告》亦提到,中国的付费自习室超九成消费者是职场白领。截至2020年7月底,共享自习室飙升为成人培训搜索增长率排名第一,较2019年同期流量增长超过10倍。在艾媒咨询的报告中,对使用付费自习室用户的社会角色进行了调查,发现同样多为职场人士,学生仅占30.5%。且女性、95后用户居多,分别占51.4%和37.4%。

报告中还提到,与2020年相比,2021年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消费目的更加偏向知识技能提升上,有48.6%的用户到付费自习室是做求职准备,45.1%是为了日常学习或工作,42.2%为了上网课或写论文。为了寻求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以及满足好奇心打卡的也不在少数。甚至,有的人是由于失眠,特意来付费自习室睡觉的——灯光昏暗、四周幽静,确实可以促进睡眠。

除了环境,交通因素也影响着付费自习室的上座率。报告中的调查数据显示,约37%的用户会选择去开设在学校周边的付费自习室,而商圈和写字楼等人口密集区域内的付费自习室同样受到近四成用户的欢迎。作为该行业最主要的用户群,普通职工和学生的偏好,影响着付费自习室的分布,这就导致了付费自习室的分布区域一般相对集中。

跨品牌合作、24小时无人自助模式
成未来趋势

在可预见的未来,国内付费自习室还会越开越多。报告中,有47.0%的消费者表示会将付费自习室作为终身学习的场所,但也有24.6%的消费者明确表示不会,并有24.8%态度不明确。在没有体验过付费自习室的用户中,超过一半认为付费自习室没有必要。艾媒咨询分析师表示,与国外成熟的付费自习室模式相比,中国的付费自习室市场尚未成熟,缺乏行业标准,同时,用户对付费自习室的消费仍处于市场教育早期阶段,虽然消费者对该模式认可,但是未来去尝试的态度仍十分暧昧。

因此,付费自习室还处于刚起步阶段。综合成本高、盈利模式单一,缺乏核心竞争力、产品同质化严重,地源性强、获新客成本高,周期性明显、客流稳定差,这些都是目前付费自习室行业发展所面临的挑战,大家都在探索自习室的其他可能性。以预收会员费的盈利模式为例,在提供基本的自习服务基础上,一些付费自习室还会探索与餐饮品牌、文创品牌、教育培训等行业的跨界合作,实现盈利模式多样化的同时,也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产品服务。

亦有不少人将付费自习室的模式理解为“联合办公”理念的延伸,2019年,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就曾在上海上线了“闪座(WeWork GO)”服务,该服务以分钟为单位收费,面向所有消费者提供WeWork社区工位。会员只需通过“闪座”小程序扫码即可租用工位。与联合办公品牌方联营,共享空间,能够降低非备考期付费自习室的空座率。可惜与普通自习室5-10元/小时的单价相比,这种一小时收费15元起、最贵每小时45元的工位,显得有点价高,且因为没有音量限制,而难以创造沉浸式的学习氛围,因而并未成为共享自习室的新出路。

付费自习室另一重要发展趋势,就是24小时无人自助化。这对于“人均社恐”的当下,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卖点,且可以满足夜间消费需求。对于商家来说,24小时无人自助模式可以实现自助订座、智能门禁、无人线上管理等功能,还可以根据大数据对消费者行为进行分析。不仅节约人力成本,提高了场地资源利用率,还能便于提供更好的个性化服务。但这需要解决如何实现用户行为管理的问题,用户履行“学习公约”的自觉度大大地影响着服务的质量。

■数据来源: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付费自习室行业发展现状与消费趋势调查分析报告》等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轻报纸